蜜汁樱桃 - 言情小说 - 专属家教(1V1)在线阅读 - 埋xiaoxue里(l-l)

埋xiaoxue里(l-l)

    谢泽爬上床,躺在许绵绵身侧将她拥进怀里,半软的roubang重新塞进温热的rouxue里,这种不带套直接的接触太过舒服,谢泽忍不住挺动了两下。

    高潮未消的xiaoxue不断翕张,壁rou不断向外蠕动,像是要推出xue内的异物,谢泽使了两分力气,再次嵌进温热xiaoxue的深处,许绵绵被深入的挺弄刺激的浑身酸麻,抗议的推了推身后的男人,却丝毫未动。

    绵软的嗓音开口,“阿泽,拿出去,好涨~”许绵绵伸手摸着小腹,有些酸胀。谢泽没反应,继续享受着温热濡湿的rouxue。

    半晌,谢泽才含糊着嗓音,“以后只能找我,不许找别的男人,知道么?”恶劣的咬住许绵绵的耳垂,将炙热的粗喘使坏的洒进耳廓。

    “知……嗯哈~道了~”许绵绵被刺激的缩紧xiaoxue,夹得谢泽闷哼一声,低哑的声音终于在耳畔响起,“你是不是没被cao够?”半软的roubang再次硬挺,往rouxue深处送,故意似的剐蹭着上面的壁rou。

    “啊哈~不是,你出去吧~我好累。”许绵绵忍着xue内的酥麻娇声否认。

    “可你把我弄硬了,感觉不到么?”身后的嗓音里夹杂着浓厚的情欲。许绵绵欲哭无泪,刚想要接着反驳就被打断。“没事,我来动,你不累的。”

    接着roubang抽出,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温热的身躯贴回来时许绵绵这才发现是戴套去了。

    谢泽侧身抬起许绵绵的一条腿,就重重的cao了进去,guitou撞进xiaoxue深处,撞的许绵绵xue心发酸。

    湿淋淋的xiaoxue还是那么紧致,怎么cao干都cao不松,谢泽从身后含着许绵绵的耳珠,灼热的喘息喷洒在耳廓,痒意直达心底,酥麻的许绵绵弓起腰肢,让xiaoxue更加深入的taonongroubang。

    “好痒~阿泽~你这样我休息不了。”许绵绵眼角沁出泪珠,这股子酸软从耳朵疯狂蔓延至全身。

    谢泽细密的吻去眼角的泪珠,就撞进水光潋滟的眼眸,不由得呼吸加重,连着roubang又粗壮了一圈,撑涨的许绵绵xiaoxue更加酸胀。

    邪火直冲小腹,谢泽抓紧许绵绵的脚踝高举就开始大力的cao弄起来,腰胯不断使力,次次直捣xue心。

    被cao弄软烂的xuerou被这猛烈地抽插搅弄的水声淋淋,每每退出都带出嫣红的xuerou,xue心被捣弄的一片泥泞。许绵绵身子不间断泛酸泛软,粗暴的顶弄迫使腰肢乱颤。

    “啊~,好深~嗯~”许绵绵颤抖着呻吟。

    换来的是谢泽更加卖力的顶弄,齿关轻启,含进一块颈rou吮舔。guitoucao进xue心时狠狠碾磨着那一点,刺激的许绵绵婉转成调。

    火热的两具躯体紧紧挨着,两人的体温互相灼烫着,汗水悄然沁入白软的枕头,许绵绵颈间的酥麻四处流窜,身下的快感节节攀升,再忍不住抓紧床单,扬起漂亮的天鹅颈。

    “啊——”沙哑绵长的声音突的发出,xiaoxue淌出一涓又一涓春水。许绵绵累的眼皮打架,止不住的要合上,身后的谢泽不给她机会。抽出guntang的roubang,将许绵绵掰正平躺在床上,双手掐住大腿根掰开双腿弯腰端详着那处软烂的rouxue,xuerou微微外翻露出里面的嫣红,还涓涓的淌着yin水。

    谢泽口渴难耐的吞咽着唾液,最后吻上那处美妙的xiaoxue,将yin水尽数吸进嘴里,发出“啧啧”的水声。

    听的许绵绵一阵脸红心跳,身下被舔的舒服,许绵绵想要更多,腰肢卖力的往谢泽的嘴里面送,希望得到更多垂怜。

    谢泽如愿以偿的将舌头伸进那处紧湿的xue道,粗粝的舌苔狠狠刮过壁rou,引得许绵绵一阵惊喘。

    粗硕的舌头模仿着性交抽出插入,舌尖紧紧抵住碾弄,时不时猛吸吞咽,似乎要将整个xiaoxue都吞咽进肚。

    激烈的进攻迫使许绵绵不停的重重喘息,腿根轻颤,臀瓣不由得抽搐。

    谢泽舔弄的越爽,甬道深处就越空虚,里面痒意泛滥成灾,任由许绵绵将xiaoxue怎么往谢泽嘴里送都够不到那处。

    许绵绵被折磨的几欲崩溃,哭腔四溢,“呜呜~好痒~阿泽给我~嗯~”

    谢泽眸色深沉,吞咽下最后一口yin液缓缓起身,扶着硬挺的roubang对准xue口猛地cao入,直抵xue心,扶着许绵绵的两只脚腕掰成M型,大开大合的cao弄起来。

    得到纾解的许绵绵娇吟出声,腰肢轻颤,口中满是含糊不清,“好爽~唔哈~再深些嗯~”

    谢泽被这激励的话语冲击的眼尾发红,呼吸急促,声音都有些颤抖,“你就这么欠cao?嗯?”

    “好喜欢,好喜欢大roubang~啊~”许绵绵语不成调,意识涣散,完全追崇着内心所想,一点也不拐弯抹角。

    谢泽浑身绷紧,要紧牙根,奋力鞭挞,驰骋在xue内的每处软rou,不放过一丝一毫,力气大的恨不得将自己整个全部都塞进去。

    guitou层层递进,冲开层层媚rou,托起臀瓣,cao进从未达到的深度,顶上一处闭合的小口。

    “啊~好疼~”许绵绵在身下尖利的叫出声,guitou碾着宫口,疼的许绵绵猛烈的摇头,“不要了啊,太深了,会cao死的~呜呜~”

    许绵绵捡起一丝力气奋力挣扎,这点力量宛如以卵击石,对谢泽构不成丝毫威胁,反而将自己送的更深。

    谢泽舒爽的差点泻泄出来,就着这个深度再次奋力冲撞,钳住许绵绵的腰胯狠狠taonong上自己的粗挺,每一下都直戳宫口,许绵绵疼的泪水开了闸似的往外流。

    不知就这么抽插的多久,宫口一片酸软,哭声渐渐止住,快感如浪潮突袭,狠狠卷覆倾巢,将许绵绵直接推上了高峰,濒死的快感经久不散,酸麻还在rouxue内持续堆积,许绵绵突然疯狂挣扎起来,“啊~不要啊,要死了—呜呜呜”

    谢泽紧紧钳住,好不怜惜的接着很cao了几十下,才达到顶峰射了出来,许绵绵宫口被安全套内的jingye烫的浑身打颤,喉间再发不出一丝声响。

    谢泽将嵌入甬道内的roubang缓缓拔出,高度敏感的壁rou被这缓慢的剐蹭再次刺激的绞紧收缩。

    谢泽扔掉安全套,低头仔细查看xiaoxue,红肿的不像话,外翻的嫣红微微颤抖,好不可怜。

    谢泽将累倒的许绵绵再次清洗干净,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抱进重新开的房间里,原来的那处床单湿了大片,淅淅沥沥满是欢爱的痕迹。

    谢泽躺在床上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孩,下颚抵在女孩发间,嘴里呢喃,“我爱你,绵绵,你能不能回头看看我。”

    谢泽眼神落寞,闻着女孩独有的香气才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