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樱桃 - 言情小说 - 专属家教(1V1)在线阅读 - cao进宫口了(l-l)

cao进宫口了(l-l)

    谢泽爽的失神,换了好一会才想起要抽出roubang,有力的手掌紧紧的抓住丰满的臀瓣往外拔出,谢泽刚一用力,许绵绵就在谢泽耳边娇哼,“疼~啊~”

    娇媚的嗓音听得让人酥了骨头,谢泽半硬的roubang又隐隐有硬挺的趋势,低哑的嗓音忍着欲望警告出声,“别叫,忍着,刚刚不管不顾的时候怎么不想着疼。”

    roubang此时紧紧的钳在宫口上,这会想要抽出许绵绵免不了要疼上一番,谢泽现下也难受的紧,宫口紧紧绞着guitou,半软的roubang愈发恢复硬挺,更加不好抽出。

    谢泽额间沁出细密的汗珠,温热的手掌揉捏的许绵绵的臀瓣,想要许绵绵放松下来。

    许绵绵被揉弄的舒服,甬道内有涌出一涓yin水出来,甬道内被填的满登登的,被挤出的yin水将耻毛打湿的彻底。

    谢泽看着许绵绵红透的脸颊,像是引人采撷的红苹果,身下的邪火灼烧的更旺,低哑至极的嗓音在许绵绵耳边开口,“绵绵,拔不出来了怎么办?就这么一辈子插进去好不好?”

    许绵绵听得心惊,吓得扭动起腰肢来想要拔出,只是略微动一下,许绵绵就疼的立马回到原位,眼眶顿时红了一圈,“完了,谢泽,怎么办,xiaoxue插坏了。”

    软糯的哭腔听得谢泽更加口感舌燥,“不会坏的,我帮你拔出来,疼就喊出来,不许挣扎知道么?”

    “真的能弄出来么?”许绵绵半信半疑的问着。

    “肯定能,你要听话就可以拔出来知道么?”谢泽哑着嗓音诱哄着。

    许绵绵低头应了一句“嗯。”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许绵绵光洁的脊背上一点点留恋,将许绵绵抚摸的一阵酥痒。

    “好痒~阿泽~”许绵绵忍不住出声哼唧,喘息喷洒在谢泽的脖颈,勾的谢泽心尖泛痒。

    谢泽伸出手掰过许绵绵红透的脸颊,重重的吻了上去,舌尖撬开齿关,在许绵绵的腔内肆意掠夺,暧昧的水声不断翻绞,许绵绵被亲的渐渐被夺走呼吸,脸色涨红,谢泽才大发慈悲的放过。

    “你不是……”软糯的嗓音不等说完就被打断,“想要拔出来就不要问,乖乖听话。”

    许绵绵眼眶湿漉漉的看着谢泽,终究还是乖乖听话,不再询问,可是谢泽这样在自己身上四处点火,身下还有卡在宫口的窘境,许绵绵身体愈发的奇怪,明明下面一动就疼,许绵绵竟然感觉到空虚。

    胸口挺立的蓓蕾忍不住在谢泽的胸膛上不断磨蹭,想要缓解一些痒意。

    谢泽被磨得头皮发麻,手掌猛地抓住白嫩的臀rou,微微抬起狠狠地cao了进去,嘶~太爽了。

    “疼啊~”许绵绵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疼的挤出泪珠,宫口剧烈收缩,翘臀忍不住想要逃离。

    谢泽被绞的双眼猩红,声音压得低低的,“别跑,听话。”

    许绵绵委屈巴巴的不再动作,任由谢泽狠厉cao开宫口,许绵绵疼的眉头紧皱,咬牙哼唧。

    谢泽看着忍的艰难的许绵绵,手掌在圆润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没让你不出声。”

    许绵绵呜咽了一声,终于松开牙关,“混蛋谢泽,疼死了啊~zigong要被撞烂了~呜呜呜~”

    谢泽满意的摸着细软的嫩腰,身下的动作越发猛烈,对着宫口狠狠cao弄凿干。

    奇异的快感悄然窜入,尾骨发麻,许绵绵双眸含着泪珠细细颤抖,腰间不经意的配合着谢泽的动作。

    破碎的呻吟声在耳畔婉转,roubang狠狠cao进宫口,快速的抽插将宫口捣弄的松软,谢泽cao弄的越发爽利,身下跟打桩机般的狠捣猛cao,恨不得将宫口撞烂坏。

    许绵绵被撞击的身体酸软,腰眼酸麻,濒死的快感快要将许绵绵逼疯,眼泪止不住流淌。

    “啊—谢泽,不要——会cao死的~呜呜呜~”许绵绵高声尖叫,身体剧烈抖动,胳膊胡乱的拍打两侧的床单,就这么直直攀上了高潮。

    roubang再甬道内驰骋,终于在宫口放松之际将roubang抽出,浓白的jingye和着yin水倾泻而出,淅淅沥沥的淌在谢泽的性器上。

    许绵绵忍着高潮的后劲缓缓从谢泽身上爬下来,xue口依旧不停歇的淌着黏腻的汁水,将昨晚新换的床单再次打湿。

    谢泽将许绵绵细白的双腿掰开仔细查看着xiaoxue有没有受伤,毕竟刚刚cao弄的太过凶残,连着饱满的囊袋都险险要挤进去。

    roubang在里面的时间太长,xue口软塌塌的合不上不停的翕动着,看着好不可怜,唇rou微微外翻露出里面的艳红色,xue口现在还不停的挤出里面的yin水。

    谢泽拇指按压哎花唇上,看的一阵口干舌燥,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沙哑的嗓音从身下传来,“看来今天不能早起买菜了呢。”

    许绵绵一听一个鲤鱼打挺的起身,结果刚坐起来,xue口就将一旁的拇指吞吃进去,“唔~啊~”

    敏感的xuerou字拇指入侵的那一刻猛的蠕动,像贪吃的小嘴怎么都吃不够。

    许绵绵慌忙后退,想要谢泽的手指抽离,谢泽却紧追不舍跟着许绵绵后退的动作不肯退出分毫。

    指腹摩挲着壁rou,刺激的许绵绵一阵嘤咛,“不要了,谢泽,会cao坏的。”

    谢泽半眯着眼睛看着许绵绵一身的痕迹眸光渐深,“不会的。”

    接着就抽出xue口的手指,一把揽住许绵绵的腰迫使rouxue一点点吃进guntang的roubang。

    由于刚刚cao的透彻,结合的那一瞬两人都舒爽得长舒一口气,一股被填满的满足感蔓延全身,许绵绵眼睛睁开一条缝就看见谢泽难以自持的面容,俊脸上透露着一层薄薄的粉色,脖颈因为过分忍耐偾起的青筋,诱人极了。

    许绵绵鬼使神差的张开小嘴一口咬上白皙的侧颈,灼热的呼气犹如千万只小虫在侧颈攀爬,酥麻的痒意逼得谢泽眼尾发红。

    身下的roubang狠狠的cao弄起来,手掌扶住圆润的臀瓣不停的往roubang上送,guitou次次顶入深处的软rou,将许绵绵cao的爽利,口中尽是咿咿呀呀的媚叫。

    “好爽啊~roubangcao的绵绵好舒服~”许绵绵现在sao话张口就来,简直无师自通。

    谢泽摸着滑腻的臀rou手掌落下,将臀rou拍打的响亮,许绵绵被刺激的xiaoxue紧缩,绞的谢泽喉头一紧。再忍不住这样缓慢的cao弄,一把将许绵绵放倒在床上,将两条腿高高举起,打桩机般的cao干起来。

    roubang再rouxue里进进出出,将交合出的yin水捣弄成浆,白花花一片沾染在娇嫩的臀瓣上。

    许绵绵被这猛烈的cao弄刺激的浑身颤抖,快感在甬道内不停堆叠,隐隐攀上高潮的趋势。

    “不行了啊~谢泽,要高潮……了。”许绵绵声音越叫越大,一身劲攀上了顶峰,小腹不断痉挛,甬道冲出一泡又一泡yin液,xuerou蠕动紧紧的箍着roubang。

    谢泽爽的闷哼一声,身下动作愈发猛烈,不要命似的往rouxue深处cao弄,大手紧紧抓着许绵绵的腿弯出,将白皙的嫩rou掐出一圈红红的手印。

    发狠的cao弄将guitou再次顶进宫口,马眼不断地撞击着那一点,许绵绵几近崩溃,快要被这疯狂的快感折磨疯,不断地摇头,漂亮的天鹅颈一览无余的扬起,腰肢拱起漂亮的弧度,腿根疯狂痉挛,眼泪不断地滑落沁进枕头。

    就在许绵绵被迫再次高潮的时候,谢泽终于狠厉的cao弄了十多下猛地射出,被捣弄软烂的宫口被jingye狠狠冲刷。

    许绵绵尖利的叫喊出声,“要死了~啊~嗯啊——”身体抖动的如筛糠,粉嫩的脸蛋上挂满了泪水。

    声音戛然而止,谢泽将roubang抽出,里面的水液争先恐后的往外涌出,许绵绵被cao弄的昏了过去,身体只剩下无意识的抽动。

    谢泽将昏迷的许绵绵清理干净,将甬道深处的jingye一点点抠挖出来,敏感的xuerou哪里禁得住刺激,许绵绵昏迷的口中还咿咿呀呀的抗拒着说不要了,谢泽心疼的将许绵绵清理干净抱回床上。

    看着床上尽是黏腻的水液,谢泽只得再换上一套干净的床单,同许绵绵一起钻进温暖的被窝里荒yin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