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樱桃 - 言情小说 - 专属家教(1V1)在线阅读 - 正文完

正文完

    离过年越来越近,年货早就备齐的两人连屋子都不出,许绵绵更是连穿衣服的机会都寥寥无几,谢泽几乎是没日没夜的拉着她索取,卧室里备了好几管药膏。

    现在也所剩无几,倒不是将药膏都用了,只是每次用的都格外的浪费,每次好不容易将药膏涂抹进去,甬道里的yin水就跟发了灾似的往外流,辛辛苦苦上的药膏都跟着流了出去。

    谢泽倒是想了个法子,将药膏涂抹到roubang上再塞进xiaoxue里,结果更浪费了,每每都把持不住有是将许绵绵一顿狠cao,搞得许绵绵下床的日子一只手都可以掰的过来,像个残疾似的再床上荒yin度日。

    谢泽平时对性欲这块似乎也没有那么强烈的需求,最近要的过分多了,许绵绵身体显然有些吃不消。

    身上的吻痕也是一层盖过一层,旧的未消新的又添,身上没有一处看的过眼的好rou,就连胳膊都青青紫紫的。

    终于熬到过年这天,一早醒来谢泽的roubang再次硬挺的戳在许绵绵的屁股上,许绵绵慌乱的起身将谢泽推下床,“今天过年,我可不想在床上躺一天。”

    谢泽也知道最近确实是将许绵绵压榨的快要肾虚,只得勉为其难的下床准备早饭,两人的早饭格外简单,简简单单的吃了两口,谢泽就又开始黏在许绵绵身上。

    许绵绵被被磨得没办法就任由着谢泽一直搂着了,两个人如胶似漆的一起将对联贴好,又将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忙活了一上午,眼看到了做午饭的时候,谢泽才恋恋不舍的去做中午饭。

    中午饭格外的丰盛,两人吃不了剩下了不少菜。下午许绵绵又开始忙碌的跟以自己的小伙伴们一一问候,忙的不亦乐乎,谢泽在旁边看的一阵眼红,都一整天了,许绵绵也没有对他说一句新年好。

    可下熬到晚上了,谢泽可算是等来了一句许绵绵的催促,“快去包饺子啦!”

    将谢泽推进厨房的许绵绵自己悄悄的回到了卧室,将自己偷摸准备了许久的礼物拿了出来。

    看着手工粗糙的围脖,许绵绵一阵纠结到底要不要给谢泽,这么喜庆的深红色估计也是不可能戴在身上的,送出去估计也是落灰。

    就在许绵绵万分纠结的时刻,谢泽濡染出现在身后,清冽的嗓音在厨房响起,“绵绵帮我一下。”

    许绵绵急匆匆的跑到厨房,就看着谢泽沾满面粉的手无措的举着。

    “绵绵,帮我系一下。”

    许绵绵看着一米九高的谢泽配合的低下头,狠狠地戳中许绵绵的小心脏,简直喜欢的不得了,拿起一旁的围裙踮起脚尖才把堪堪套在谢泽的脖子上。

    两个人一起包好饺子等待着十二点的降临,迎接新的一年,许绵绵再三思虑还是鼓起勇气将自己的粗糙的围巾拿了出来。

    “新年快乐!”外面烟花将整片天空渲染,面前最心爱的女孩子对他说新年快乐,奉上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

    谢泽觉得这一刻没有人再比他更幸福了,开心的将许绵绵高高举起转圈,“新年快乐!我的绵绵。”

    喜庆的新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开学的日子,谢泽将许绵绵送的围脖戴在身上,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好看,许绵绵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丑的围脖谢泽也能戴的这么好看。

    深红色将谢泽的皮肤衬得更加白皙,许绵绵愣神了许久。

    两个人一起去的学校,直到谢泽站到讲台上的那一刻,许绵绵都有一种不真实感。

    “今天来是跟大家交代一下,从今天开始由张思老师继续带领你们继续学习。”

    讲台下面一片哀嚎,“老师你呢?我还能见到你么?”地下不少同学都问这个问题。

    谢泽却看向许绵绵,眼含笑意,“有缘再见吧,我要回大学那边继续工作了,希望你们考出一个优秀的成绩,那时我们还会见面的。”

    许绵绵也紧紧的盯着谢泽无声的笑了。

    在接下来的这半年,许绵绵可谓是不分昼夜的苦读学习,谢泽说是在大学那边工作,其实早就告了假,给许绵绵制定了一个严格的计划表。

    许绵绵按着计划表一丝不苟的完成,成绩也终于rou眼可见的上升了。两个人都格外的忙碌,就连偷懒亲昵的时间都没有。

    许绵绵可算是见识到了什么事人间炼狱,现在终于明白谢泽年前那无止境的索取。现在她可是忙的不可开交,哪里有时间zuoai。

    努力的时间充实又飞快,转眼就到了高考的日子,许父许母看着女儿这段时间的进步嘴都要咧到耳后根。

    临近考场许父还说着大话,“我女儿随随便便不就碾压他们,闭着眼睛都能考出个好成绩来。”

    许绵绵怀揣这激动的心情告别父母,刚要进去考场就看见旁边身形俊朗的人站在一旁,他还是来了。

    高大的身影将许绵绵笼罩,在这炎热的夏天里终于有了一丝阴凉,清冽的嗓音想起,“不要紧张,相信自己,也相信我,一定会考好的。”

    许绵绵像是被打了一阵镇定剂,心情顿时平复下来,脑中只有那一个声音,‘相信我。’

    这股镇定剂整整挺了两天药效才过去,刚从考场出来许绵绵激动的抱着许母,“啊!终于考完了。”许绵绵猛地吐出一口浊气,压抑了整整两天的心情终于爆发,发疯似的想要宣泄。

    却被谢泽打断,“绵绵,我们是不是应该商量一下我们的事情了。”

    谢泽突然出现将许绵绵的激动挥散的一干二净,谢泽淡定的看向许父许母,“许伯父,我订好了餐位,邮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跟您说,请移步。”

    几人来到了餐厅,许绵绵感觉气氛有些僵着,却又不敢轻易插嘴。

    “伯父,跟绵绵在一起的这段日子里,我很喜欢绵绵,不,我很爱她,请求伯父允许我们二人的婚事。”

    “什么?”许父激动的拍了一下桌子,这这这,这才知道许绵绵有了男朋友这就要结婚?“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许绵在旁边狠狠捻了一把汗,总不能说不到半个月就搞在一起了吧。

    “年前,绵绵腿伤好的时候。”谢泽从容的回答。

    许母在一旁对着绵绵挤眉弄眼,‘不错嘛,这么快就拿下了,有两把刷子昂。’

    ‘哈哈,一般一般。’

    许绵绵和许母在空气中无声的交流着,完全忽略了旁边的两位男性,许父看着自家媳妇的表情明显是知道什么,竟然没告诉我。只得继续跟谢泽交谈,“绵绵现在还小,现在就结婚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谢泽却早有一番说辞,“是的,而且绵绵到时候还要上大学,大家要是都知道了绵绵结婚确实不太好,所以我想着先领证,可以等绵绵大学毕业在补办婚礼。但是除了婚礼其余的一样流程都不会少……”

    许父被谢泽这好一顿天花乱坠,说的自己都想嫁给他了,脑子没过嘴就秃噜了出来,“好好好,结吧,结吧。我没意见。”

    许绵绵看着许父答应的痛快一脸不可置信,什么?就几句话就把我爸搞定了?

    许母在一旁看热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许绵绵顿时生出一种自己是捡来的错觉。

    分割线

    “绵绵,你男朋友来接你了。”许绵绵室友看着教室门口身形挺拔的男人赶紧出声提醒许绵绵。

    许绵绵已经在开学好一段日子,旁边的室友经常和她走在一起,所以一眼认出了谢泽。

    谢泽也步入正轨的回到大学做教授,可惜的是并没有和许绵绵在一个学校,索性离得不远,谢泽在附近买了房子,两个人没羞没臊的过着同居生活。学校安排的宿舍也就住了几天就空置了下来。

    “才不是男朋友。”许绵绵突然开口。

    一旁的室友摸不着头脑打趣道,“不是男朋友能天天来看你么?”

    许绵绵笑的灿烂并没有继续话题,“我们先走啦!”

    回到住处的许绵绵将背包放下就开始打扫卫生,刚打开衣柜就看见里面有一个盒子,许绵绵好奇的打开,里面竟然是糖纸,里面居然还有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瞬间回想到那年破碎的冬天,原来还有温暖,原来她早就见过谢泽,只是她忘记了。

    许绵绵激动几乎要哭出来,将谢泽叫了过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我才来给我补课的。”

    谢泽听着哭腔慌忙的跑进卧室就看见许绵绵梨花带雨的模样,心疼的赶紧抱紧怀里,这才看见许绵绵手里拿的东西,原来还是被发现了。

    “想起来了?”谢泽温声的问着。

    许绵绵埋在谢泽胸口的点了点头。

    “本来是不知道的,你爸爸给我打电话起初也是要拒绝的,但是他一说到你的名字我就想来看看到底是不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

    “所以你早就喜欢我了呀?”

    “是呀,我的绵绵,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那你还那么严厉。”许绵绵小声嘀咕。

    一说起这个谢泽就有些汗颜,其实只是想调侃许绵绵一下,只不过当时拿捏不好分寸就变成了那样。

    谢泽将盒子里的糖纸再次细心的收起来存放好,许绵绵有些纳闷,“我都在你面前,这些糖纸还留着呀。”

    谢泽勾起唇角,“要的,绵绵送给我的任何东西我都舍不得扔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