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樱桃 - 言情小说 - 清楚在线阅读 - 把她变成只会吃jingye的容器

把她变成只会吃jingye的容器

    “嗯——嗯——好舒服,宝贝,嗯——哥哥好舒服。”

    “啊——嗯——cao坏了,啊——哈——”

    何皎月已经完全失去力气,瘫倒在星琴的怀里,嘴角微张,娇喘连连。

    星琴把她放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欣赏自己留在xue里的杰作。

    乳白色的jingye从xue里流出来,沾到女孩的大腿上,星琴把手指伸进去,jingye被挤出更多,粘连着滴在床单上。

    “啊——不、不要了,嗯——呜——”

    何皎月娇弱的xiaoxue再承受不了一丝一毫的入侵,手指的进入让她止不住地呻吟着。

    星琴看着女孩红肿的双膝难耐地并紧,双腿交缠,正不断摩擦着对手指的侵犯进行抗议,玩心大起。

    他轻柔地吻去何皎月脸颊上的泪珠,手指缓慢地向外抽。

    他柔声安慰着,“不碰了,哥哥不碰了,好不好?”

    下一秒,他却手臂用力扯开女孩的腿,把重新硬起的性器狠狠地插了回去。

    “嗯——啊——不、不行了,啊——啊哈——不要。”

    男人突如其来的冲刺让何皎月哭喊出声,她想要推阻,手腕却再次被禁锢住。

    星琴把何皎月的手摁在床头上,女孩的呻吟让他更加兴奋,性器很快又涨大了一些,他发了狠一般地挺动着后腰,直直捣进了xiaoxue的最深处,似乎要把xiaoxue凿穿。

    “嗯——宝贝都高潮了那么多次,嗯——也要让哥哥多舒服几次啊,啊——嗯——”

    何皎月挣脱不开,只能眼看着xiaoxue再次被高潮驱使着痉挛不止,她双目失神,浑身上下都是欢爱的痕迹。

    “啊——哈——真的要坏了,嗯——哈——啊——哥哥,好舒服,嗯——再快一点,嗯——”

    何皎月已经被星琴的jiba驯化得yin荡无比,她仰着脖子,渴望着更多。

    “嗯——皎皎平时那么乖,啊——现在在哥哥的身下这样叫,爸爸知道吗,嗯?”

    “啊——嗯——哥哥给我,哈——全都给我,啊——”

    “好,呃——呃嗯——哥哥全都给你,嗯——”

    星琴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现在只想和何皎月在这张床上一起沉沦到下一次黑夜。

    不,一天一夜远远不够,要做一辈子,他多想把她困在这里,然后无休无止地cao一辈子。

    狠狠地干她,就算她哭着求饶也没用,用大guitou专顶着她的敏感处狠狠地cao她,把她cao坏,把她的xiaoxue变成自己的形状,用大roubang碾磨她xue里的每一块rou,把jingye射进去,再用jiba死死堵住不给流出来。

    把她变成yin荡的姑娘,变成只会吃jingye的容器,她的xiaoxue这么会咬,就好好地吃他的大jiba。

    “嗯——嗯、嗯——呃——”

    星琴的喘息越来越急促,他加快了臀部顶弄的动作,快速地抽插了百来下,终于又射了出来。

    李心柔跪在床上,浑身赤裸,双手被一根棉绳反绑在身后。

    这间屋子狭小昏暗,深灰色的窗帘严丝合缝地挡住了窗外的所有光线,只有一盏摇晃着的吊灯在女人的头顶晃着。

    但屋子里的一切女人并不知情,她的双眼正被一个黑色的丝绸眼罩覆盖着。

    女人年纪不大,二十岁左右,身材极好,凹凸有致,胸前傲人的双乳雪白,乳尖一点艳红,很是性感,腰肢纤细,没有一丝赘rou,臀部浑圆挺翘,让人忍不住想掐上两把,此刻她正双腿大开,跪坐在床上,

    屋里的空调温度开得很低,女人可爱的rutou受到刺激后立马硬挺了起来,等待着被人采撷,连带着她暴露在外的阴部也湿润了起来。

    姜清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浑身雪白的女人,带着眼罩,安静地跪在惨白的灯光里,乌黑的发丝散落,有几缕落在她的肩头,光影摇曳之间,隐隐有几分神圣的韵味。

    姜清嘴角噙着满意的笑容,他在床边站定,眼神玩味地打量着女人,那眼神仿佛是一只猛兽正在观察自己的猎物。

    他绕着女人慢慢地走着,欣赏着女人身上的每一处,微微张开的红润嘴唇,漂亮的锁骨,还有——藏在森林深处的隐秘地带。

    他闭上双眼,倾身上去,细细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把手指伸到女人的xue口探了探,立刻有晶莹的液体落在他的之间。

    姜清皱起眉头,眼神冰冷,他慢条斯理地扬起手臂,在女人光滑细嫩的脸蛋上落下一个巴掌。

    女人被打得侧过头,左脸上很快浮现出一个不算清晰的淡红色掌印。

    “sao货,在想些什么,我还没到,下面就湿透了,嗯?”

    姜清五指收紧,捏住女孩的下巴,语气严厉。

    李心柔咬着下唇,不敢发出叫声,嘴唇嗫嚅着,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主人。”

    姜清收回手,向后退了几步,墙边停靠着几辆手推车,上面整齐地码放着各种各样的工具,姜清把推车推到床边。

    他修长的手指滑动,最终停留在一根金属头的马术短鞭上。

    他拿起鞭子,手柄上坠着的流苏在他的手腕上轻晃,他用鞭头挑起女人的下巴,左右摆动,鞭子划过她还带着红印的左脸。

    “疼吗?”

    “不、不疼了。”

    姜清扬起鞭子狠狠地抽在了女人的身上。

    李心柔被打得浑身一颤,她赶忙改口,“主人,不疼了。”

    “很好。”

    鞭子在女人的身上缓慢地游移着,眼前的漆黑一片使得女人的触感更加灵敏,金属冰凉的触感每次落下都让她忍不住战栗。

    姜清把鞭子落在女人的屁股上,轻轻地拍打着。

    “小sao货,我在打哪里?”

    “嗯——屁股,主人在打小sao货的屁股。”

    “真乖。”

    姜清站在李心柔的面前,一手插兜,另一手cao纵着鞭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现在——你想让我碰哪里?”

    “主人,求你,碰我的rutou。”

    姜清很慷慨地满足了她,他把鞭子的金属头握在手里,用流苏有一下没一下地撩过女人的rutou。

    胸前酥痒的触感让女人呻吟起来,她挺动胸膛想要获得更多,“嗯——哈——主人,摸摸我的xiaoxue,求你,哈——摸摸我。”

    姜清把鞭子的金属部分贴在女人温热的xiaoxue上,女人立刻难耐地扭动着身体。

    “嗯——啊哈——”

    玩弄了一会儿xiaoxue,姜清把被沾上了yin水的鞭子丢回了推车里,他解开女人的眼罩和手腕上的绳子。

    房间里并不亮,因此女人很快就适应了光线,她打量四周,除了窗户,其余的三面墙上都挂满了各种形状的皮鞭、束缚内衣、情趣内衣和虐身用的刑具,天花板上固定着几个钩子,还垂着几根束缚绳,她跪着的床坐落在房间的正中央,四周还挂着控制手腕脚腕的锁扣。

    男人站在阴影里,脊背挺拔,正在挽袖子,浑身上下都写着“矜贵”二字。

    姜清用手指点了点床的边沿,林心柔顺从地爬过来,他依次把坠着铃铛的皮质的锁扣扣在女人的四肢上和脖子上,然后把口球塞进女人的嘴里,把皮带在在后脑处紧紧扣住。

    他从兜里掏出一对精致的银色乳夹,分别夹在女人挺立的双乳上。

    “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乳夹吊着一串小铃铛,在女孩的身前丁零当啷地响着。

    rutou上的重量让林心柔的欲望越发膨胀,下身早已泛滥成灾,但她不敢多说一个字。

    姜清捡起刚才用过的那根束缚棉绳,绕过女人的脖颈,然后从女人的双腿之间穿过,纵横地绑在女人的上半身,勒住了女人软嫩的双乳。

    姜清拿起牵引绳,一头扣在自己的手腕上,另一头挂在女人的颈环上。

    “下来——爬。”

    女人乖顺地趴在地上,慢慢地爬动着,浑身上下的铃铛碰撞,响声清脆纷杂。

    束缚绳摩擦着女人的下体,每向前爬一步,绳子就会嵌入地更深,刺激得她yin水止不住地流。

    姜清跟在她的后面,女人浑圆的屁股和纤细的腰肢对比鲜明,看得他下腹发胀。

    他扯了扯手腕,让女人停下来,然后抬起腿,把擦得一尘不染的皮鞋踩在女人的后腰上。

    姜清腿上用力,后腰处的重量让女人被迫趴下去,下巴紧贴着地面。

    皮鞋在女人的臀上碾磨,屁股摇晃着,看的姜清有些烦躁,他收回脚。

    “过来,帮我脱裤子。”

    李心柔爬起来,跪在男人脚边,轻手轻脚地拉开男人西裤的拉链,扯开内裤,把粗壮的性器放了出来。

    “啊——主人,好大,嗯——”

    她用手握住柱身,一边缓缓撸动一边自下而上抬眼看着姜清,她双眼迷离,含住了男人的guitou。

    “嗯——呃——”

    女人的舌头很灵巧,她知道哪里是男人最敏感的地方,卖力地为姜清服务着。

    姜清似乎是忍受不住,他抓住女人的头发,把她的头往自己的性器上按,直到guitou到达喉咙的最深处。

    “嗯——妈的,张嘴,cao,嗯哼——”

    他就这么按着女人的头,不管不顾地cao着她的小嘴。

    李心柔感觉自己的下巴已经和头部分离,粗大的性器顶着她的喉咙,引得她眼眶通红,忍不住干呕起来。

    女人含糊地想说些什么,却都被性器的冲撞堵在了嘴里。

    姜清cao了一会儿,觉得并不尽兴,他解开牵引绳,命令李心柔重新回到床上。

    他拿起一根皮质的一字扣,将女人的两个手环链接在一起,然后把女人的绳扣挂在天花板的金属钩子上。

    女人站在床上,身体被绳子和锁扣禁锢着,yin水顺着女人的大腿流下来。

    这幅场面,任谁看了估计都承受不住。

    姜清走过去,依旧是一副平静的模样,但是狰狞着挺立的下体暴露了他内心的欲望。

    他站在女人面前,性器刚好顶着她的小腹。

    女人对这根庞然大物的渴望已经到达了顶峰,她饥渴地盯着姜清的roubang,双腿夹紧,依靠和束缚绳的摩擦来获得稀薄的快感。

    可惜的是,束缚绳并不能满足她,她努力地踮起脚尖,想要把xiaoxue靠近男人的性器,但控制着手腕的锁扣实在太短,她的活动空间很有限,因此性器只是在女人的小腹上来回摩擦。

    姜清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不断挣扎着的女人,他掐住她的脖子,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求我。”

    “主人,求求你,啊——求求你。”

    姜清一手抓起女人的腿,另一只手拨弄着捆绑着下体的绳子。

    绳子完全陷入了女人阴部的软rou里,已经被xiaoxue流出来的水浸湿了。

    姜清把手指插进xiaoxue里,好似插进了一支灌满黏液的试管,发出yin荡的水声。

    “湿成这样,嗯?”

    “啊——嗯——嗯哈——主人,cao我,啊——求求你,cao我,嗯——”

    姜清搅动手指,水声更加激烈,他大幅度地转都手指,指尖刮擦着xiaoxue的内壁,营造出一种被填满的假象。

    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一处凸起,他调整了一下位置,勾起手指,快速地挤按着。

    “啊——好舒服,嗯——嗯、嗯——太快了,啊——啊哈——”

    女人之前已经被折磨得无比空虚,因此姜清还没弄几下,她就到达了高潮。

    姜清感觉到xiaoxue更加用力的吮吸,眉头皱紧,他抽出手指,拿起一边的手帕优雅地擦拭着。

    “谁允许你——高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