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樱桃 - 言情小说 - 清楚在线阅读 - 南山

南山

    吴和婉把车停好,想起QIng.C就在对面的胡同里,决定顺便去取一下上次落在Qing.C的耳机。

    今天不是姜清的工作日,所以薛子扬正神色放松地坐在一楼大厅,但不知为什么陈正言也在,正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手机。

    看到吴和婉进来,薛子扬立马站起来迎上去,“吴小姐,您是要来预约吗?”

    “不是,我来找东西,我上次把耳机落在这了,你看见了吗?”

    “啊,我记得。”

    薛子扬转身回了前台里,翻找了半天,拿出了白色的耳机舱,“吴小姐,是这个吗?”

    “嗯,是,谢谢你啊。”

    吴和婉点了点头接过耳机,刚转身要走,鞋跟却突然断了,失去重心的她下意识地往身旁抓了一把,被反应过来的陈正言扶住,“吴小姐,您没事吧?”

    吴和婉被陈正言扶着坐下,活动了一下脚腕,“脚倒是没事。”

    “您稍等,我们这边有鞋子,我拿几双给您。”

    陈正言拿起吴和婉的鞋子看了一眼,转身上了楼,吴和婉一边喝着薛子扬递过来的水,一边摆弄着鞋子,看样子是没得修了,这鞋子是限量版,精髓就是鞋跟处的设计,换了鞋跟就完全失去了原本的韵味。

    不过几分钟,陈正言就下来了,手里提着几双鞋子,他半跪在吴和婉面前,把鞋一字摆开。

    看到面前的鞋子,吴和婉有些意外地抬眼看了一下身前的人,这些鞋子跟她脚上的这双都是同色系的,鞋头的款式和鞋跟高度也差不太多,看出来是照着她的这一双挑的。

    她挑了其中最顺眼的一双换上,尺寸也差不多。

    “吴小姐,这些都是新鞋,为防磨脚,给您拿了几个创可贴。”陈正言摊开手,把创可贴递出去。

    吴和婉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她这才注意到陈正言,看起来比她年纪要大一些,眉眼并不是姜清那种充满攻击性的冰冷的精致,而是更多了些温度,像是那种能关注到对方最微小的情绪变化的那种极致温柔的稳重男人,整个人显露出一种成熟的韵味。

    她想起之前每次服务结束以后,都是陈正言等在门口,带她去二楼的招待室,当时只顾着回味和姜清的性爱,从来没有注意过陈正言,只知道长相不错。

    她在脑海中勾勒着和yin乱只有一墙之隔,恭顺地低眉候在门外的陈正言的样子,挑了下眉,下次要和姜清商量商量,能不能让陈正言在门口听着他们做。

    吴和婉意识到沉默得有些久了,回过神来。

    “需要帮您把这双鞋装起来吗?”

    陈正言没有催促,只是提着坏掉的那双鞋站在一旁。

    吴和婉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这鞋看起来不太好修——”薛子扬在一边插嘴,却被陈正言一个眼神就止住话头。

    吴和婉笑了笑,“不是,这鞋设计不错,就是鞋跟不太结实,我要回去研究一下怎么样在不破坏鞋跟设计的同时加固鞋跟,这鞋是现成的样本。”

    “您是设计师?”

    “嗯,今天谢谢你,我会再过来的。”

    吴和婉接过袋子,刚想推门,又回过头来,“你们这儿,除了姜清,还有别人服务吗?”

    薛子扬对这个问题有些意外,但还是快速地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有老板服务。”

    “知道了。”

    吴和婉穿过胡同,把手里的鞋子塞进车里,走进了马路对面的一家咖啡厅,沈辰正坐在靠窗的位置。

    “怎么才来,我都看到你车了。”

    “上次把耳机落在QIng.C了,正好不远,就去拿了一下。”

    听到Qing.C,沈辰耳尖微微发烫,“你怎么不早说,我还能帮你带回来。”

    “诶呀忘了,”吴和婉没有坐到沈辰对面,而是挤在沈辰旁边,上手去扒沈辰的衣服,“啧,这都五月份了,还穿这么厚的高领上衣,不正常,看起来昨天挺激烈嘛。”

    “你别公然耍流氓,”沈辰捂着胸口拒绝吴和婉的靠近,“你又不是没去过。”

    “那不一样,”吴和婉端起沈辰的咖啡喝了一口。

    “你记不记得姜清的助理?”

    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喝了一口沈辰给她点好的榛果拿铁,“苦得要死,不知道你怎么那么爱喝美式。”

    “美式很香的,”看着吴和婉皱着眉头在闻到拿铁的香味后瞬间舒展的可爱样子,她不禁笑出声,“那个高个子戴眼镜的那个?”

    “嗯,就他,长得还挺帅的。”

    沈辰捕捉到吴和婉话里的语气,跟他评判其他帅哥时玩笑的态度不同,而是带上了些许真心。

    “怎么,你看上了?”

    “我是看上了,不过,就算他同意,我爸我妈也不能同意。”

    吴和婉耸了耸肩,神色无奈。

    “也是。”

    “我也只能多去几次看看他了。”

    “你真行,你连他叫啥都不知道,不如多去看看那几个相亲对象。”

    “诶,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此时姜清正在南山路上的一家小酒吧里坐着,南山路附近有好几所大学,年轻人多,因此是交城有名的酒吧聚集区。

    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所以酒吧里并没有人,街上路过的人也大都是匆匆忙忙的。

    姜清没点酒,安静地喝着一杯加了冰的可乐,他坐在落地窗边的位置,远处夕阳的光线缓缓降临,透过玻璃搅动他周身没有一丝波澜的空气。

    他偏过头去躲开阳光,暖黄的颜色映照着他的侧脸,从饱满的前额到高挺的鼻梁再到流畅的下颚,像是巧匠精心勾勒出的线条。

    酒吧的对面是交城大学南山校区,七八年前才建成,在它建成之前的很多年里,姜清几乎每天傍晚都会坐在这里,等着夜幕笼罩天边的南山。

    那时候有人跟他约好要去南山,看看他每天都在看着的南山是什么样子的,但直到现在,他也一直也没有上过南山。

    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将来要发生什么,他只是在声色犬马之间调笑着,放纵着,什么都看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这间酒吧仍旧是姜清平时很爱来的地方,有时他甚至会在这里坐上一天。

    交城大学的图书馆建得很高,挡住了南山,可是他似乎仍旧能看到南山的轮廓,他好像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仍旧是什么都看不懂,在日复一日的虚伪中生活着。

    酒吧的老板是个比姜清小几岁的年轻人,叫韩诚,因为姜清经常白天过来,他白天又不一定会在,就给了姜清一把备用钥匙,还允许姜清自己给自己倒可乐喝。

    街边的路灯已经亮起,在落日中显得如此突兀,陆陆续续有打扮时尚的学生从马路对面走过来,姜清看了下表,差不多是要来客人的时间。

    他把杯子里的可乐一饮而尽,嚼着没化完的冰块。

    手机屏幕亮起,陈正言已经给他发来了明天的客户资料和服务流程,他最后又看了一眼南山的方向,起身离开了酒吧。

    姜清今天的客人是交城有名的地产大亨陆远山的妻子赵苹,赵苹已经是陆远山的第三任妻子了,年轻漂亮,但是陆远山却一直热衷于在外面找小姐,因此赵苹的婚内生活并不幸福,长期得不到满足的赵苹不得已选择了来Qing.C寻求性生活。

    有可能是确实饥渴,也有可能是为了报复丈夫陆远山,她对这场性爱演出唯一的要求是要刺激,越不符合伦理道德的越好,最终她选择的场景是高峰时期的地铁上。

    赵苹推开房门的那一刻就惊住了,房间里被布置成了地铁内部的样子,里面或站或坐着三十几个穿着打扮不同的男性乘客,把整节车厢塞得满满当当。

    赵苹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但更多的是激动和期待,她走到了一个里面靠近车门的位置站好,等着姜清。

    三分钟后,她背后靠着的车门随着滴滴的警报声一起打开,门口站着的人正是姜清。

    赵苹在看到姜清的时候就愣住了,得体的黑色西装,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估计是刚刚下班的职员,双腿修长,腰肢劲瘦,肩膀挺阔。

    姜清一出现就开始盯着赵苹,眼神在她的胸口和双腿之间逡巡,他站在赵苹身后,伸手抓住扶手,把赵苹控制在自己和座椅之间,还顺着流动的人潮有意无意地用身体蹭了蹭赵苹。

    赵苹心口直跳,低着头不敢看姜清,姜清的的视线太过露骨炽热,她怕自己下一秒就忍不住想要掏出他的性器塞进自己的下面。

    车厢里声音嘈杂,电子播报声、地铁行进的轰隆声还有交谈的声音,赵苹却能准确地捕捉到自己疯狂的心脏。

    正在她想着姜清什么时候会开始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臀部被硬物蹭过,她立刻意识到了那是什么,那种触感很快就让她兴奋了起来,她太久没有感受到那种坚硬了。

    “不好意思。”

    只一下,姜清就收回了胯间的巨兽,低沉的嗓音让赵苹浑身一颤,她努力夹住双腿。

    “没关系。”

    姜清见赵苹并不介意,接着就变本加厉了起来,他伸手捏住了赵苹的屁股,“啊,真翘。”

    赵苹还记得自己的人设,努力压住自己内心的冲动,“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摸摸。”

    姜清手上用力,使劲揉了两下,伴随着手上的动作,他还动胯向前顶了赵苹两下。

    姜清的动作让赵苹感觉自己的yinchun被扯开,她没防备,被顶的向前面踉跄了一步,胸正好碰到了坐着男人的头。

    感受到头部的撞击,男人抬起头,看了看赵苹的脸,又看了看她微微敞开的领口,然后才把视线重新放回了手机屏幕上,还时不时偷瞄着赵苹的大腿。

    姜清更贴近了一些,稍微往前走了半步,用身体挡住周围的人,他掀开女人的短裙,把手伸了进去。

    入手的触感让他轻笑出声,女人没穿内裤,而且xue口早已泛滥成灾。

    “sao货,难怪腿夹得这么紧,原来是没穿内裤,怕yin水流出来。”

    没有一点前戏,姜清直接把手指插入,在湿润的yindao里面大肆搅动。

    “被多少人cao过啊,嗯?”

    赵苹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被侵犯的耻辱感和一种奇异的快感席卷全身,她难耐地昂起头,白皙的颈部暴露出来,胸膛剧烈地起伏,双手死死地抓住扶手。

    姜清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他又加入了两根手指,几乎要把xiaoxue撑满,毫无章法地在xiaoxue中来回晃动。

    粗暴的指jian让赵苹再也无法承受,高潮很快来临,她双腿瘫软,用手撑着着地铁座椅yin水止不住地涌出来,滴在地面上。

    “求你了,别——啊——”

    姜清并不理会她的哀求,而是转换了体位,把赵苹转过来让她面对着地铁门,把手伸进了她的上衣,玩弄着她的rutou,啃咬她的脖子。

    “呵,胸罩也不穿,勾引我,嗯?”

    姜清用力揉搓她的rutou,另一只手从正面伸进她的内裤,捏着她仍在痉挛的阴蒂,“信不信我cao死你?”

    此时此刻赵苹正面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开的地铁门,胸部和阴处都被侵犯着,她双膝并拢,上半身微微前倾,咬住自己的手指却堵不住喉咙里不受控制的呜咽声。

    好在车门打开的一瞬间,姜清及时收回了手,把她重新按回了刚才的角落,没有让她门户大开的yin乱模样被别人看见。

    赵苹长舒了一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姜清背靠着车厢里的人,他让赵苹面对自己站着,然后挺了挺胯部示意赵苹帮自己解腰带。

    赵苹看着姜清胯间已经无法掩饰的形状,咽了口口水,她听话地解开了姜清的裤子。

    “sao东西,自己把裙子撩起来,把xiaoxue露出来给我看。”

    姜清声音低哑,看到赵苹的双腿之间若隐若现的红色后,他的喘息声逐渐大了起来,他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直接把性器插了进去。

    进入的瞬间,巨大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还没等赵苹适应xiaoxue里的巨大,姜清就急不可耐地cao干了起来。

    “嗯——cao,shuangsi了,嗯——真会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