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樱桃 - 言情小说 - 清楚在线阅读 - 记住尺寸了

记住尺寸了

    “今天?晚上?”

    沈辰把手机拿远了些,吴和婉的尖叫声仍旧清楚地传入了她的耳朵。

    沈辰刚到Qinc.C的门口,吴和婉突然打电话来叫她一起吃饭,她只好回绝,告诉吴和婉自己今天和姜清有约。

    “大姐,你不会被骗了吧。”

    “姜清……他自己叫我来的。”

    “那你应该是不知道,姜清一周只有周二、周五和周日三天营业,而且都是固定的下午两点到六点。”

    “啊……”沈辰有些失语,她往里看了看,一楼前台确实没有人,她抬头看去,二楼的灯还亮着,姜清正站在窗边。

    突然和姜清对视,沈辰吓了一跳,她朝姜清晃了晃手机示意在打电话。

    “你不会是说……”

    “这个不会是,姜清对你的私人邀约吧?”

    “姜清怎么这么看好我,把我当潜在客户了,相信我能挣大钱?”

    “啧,你先别盲目自信,但是也别掉以轻心,随时联络吧。”

    “行,那我先去了,明天联系你。”

    “嗯,再见,小心啊,姜清顶着这么一张脸,要你沦陷可不就是分分钟的事。”

    “放心吧你,我会保持警惕的,再见。”

    沈辰把手机放回包里,经营了一整天的心理建设却隐隐有松动的迹象,她上楼直接进了姜清的办公室,姜清已经离开了阳台的位置,正坐在沙发上。

    沈辰看着被昏暗灯光包裹着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吴和婉说的是对的,他今天没有工作,穿的不是西装,而是简单的夹克外套。

    现在的姜清,和前两次在这间屋子里见过的不卑不亢却又充满玩味的样子不同,那时候女人在他眼里就像是唾手可得的猎物,和上次初见时日常的感觉也不一样,那时候他真的像在门口等她下班回家的男朋友,他就那么安静地靠在沙发上,是冷的,没有温度和情感,没有一丝近似于人的气味,眉目低垂,视线似乎落在她身上,又似乎落在任何一个虚无的时空里。

    “过来。”

    姜清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沈辰过去坐。

    沈辰走过去,刚要坐下,就被姜清一把拉进了怀里,姜清把沈辰放在双腿之间,把头埋进沈辰的肩窝,双手环住她的腰。

    “今天……没工作吗?”

    沈辰在这一瞬间突然有种触摸到了姜清灵魂的感觉,她指尖微微有些颤抖,此时的姜清似乎格外脆弱,像是没有依靠的云,在阳光出没时足够绚烂,但是终究是悬浮的。

    “没有。”

    两人紧紧挨着,谁都没说话,只有心跳声兀自响着。

    好半晌,姜清才开口,“我很想你。”

    身后人开始有了温度,沈辰的情感却被这句话突然打破,她从姜清的怀里站起来,姜清略带真心的表白让她有些惶恐,她俯视着姜清迷茫的神色,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姜清也站起来,给自己到了杯可乐,背对着沈辰的时候,他低声问:“你害怕什么?”

    “我……”

    “我不配说这种话,是吗?”

    姜清恢复了冷静,盯着沈辰。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姜清放下杯子,走过来抱住沈辰,他捧着沈辰的脸,小心翼翼地亲吻她。

    柔软的唇瓣触碰她的额头和眼睛,触碰她的鼻梁和嘴唇,姜清闭着眼睛,似乎很动情。

    沈辰不受控制地抬手拂了拂姜清紧皱的眉头,扬起脖子生涩地回应他。

    两人就这么安静地接吻,不急不缓,站累了,姜清就坐在沙发上,让沈辰跨坐在自己腿上。

    姜清在看到沈辰的时候身下就已经隐隐起了反应,但他刻意地忽视了那股欲望,他现在只是想好好地和沈辰接吻,就像恋人之间会做的那样。

    他只想认真地用情。

    接吻的声音浅浅的,就像两人的呼吸,交缠,融合,最后无影无踪。

    不知道是谁先按耐不住,两人的喘息声逐渐大了起来,吻也越来越激烈。

    沈辰开始有意无意地用大腿根部去蹭男人的下体,姜清的手也从女人的后脑缓缓下移,抚摸着女人线条流畅的颈项和漂亮光滑的后背,最终落在她纤瘦的腰肢和饱满的臀部上,来回摩挲着。

    “上次我送你的东西呢,带了吗?”

    男人嗓音性感,充满蛊惑。

    沈辰拽过挎包,把昨天塞进夹层的东西拿了出来,是一盒避孕套,上次走的时候姜清送给她的——礼物。

    姜清笑了笑,托着沈辰的屁股把她抱了起来,“真乖。”

    他重新吻住女人已经有些红肿的唇。

    “记住尺寸了?”

    “你怎么——”

    “我怎么?”

    “不知廉耻。”

    姜清抱着沈辰一边接吻一边上了楼,楼上是姜清个人的休息室。

    “不去别的房间吗?”沈辰开口问。

    “不去,”姜清把她放在床上,“不喜欢这儿?”

    “没有。”

    沈辰看着他,两人都眼睛里都笑着,是火热的。

    “帮我脱衣服。”

    姜清盘坐在床上,双手撑在身后,身体后仰。

    沈辰爬过来,跪在姜清分开的双腿之间,开始解他的裤子。

    姜清觉得这个姿势很方便沈辰给他koujiao,他突然想起上次和沈辰zuoai的时候,沈辰含着他guitou帮他撸的样子,脸颊有点发烫。

    “先脱裤子啊?”姜清语气里都带着笑。

    “你——”

    沈辰反应过来,有些羞恼地收回手,打了姜清一下,低下头开始埋怨起了自己,怎么上手就奔着裤子去了。

    姜清笑得更欢,伸手揉了揉沈辰的脑袋,自己把衣服脱得精光。

    沈辰看着姜清自觉的动作,很满意,她张开双臂,示意姜清抱她。

    姜清很知趣地迎上去,手上用了点力气,把沈辰抱的很紧。

    “你摸摸他,我憋得很疼。”

    “你先松开,我要窒息了。”

    沈辰握住了姜清的性器,还没开始动,手中的硬物就饥渴地涨大了些。

    “嗯——嗯——”

    姜清的胸膛剧烈起伏,压抑着喘息,女人带着些凉意的手让他欲罢不能。

    沈辰有些不好意思,但手里掌握着男人的生殖器的她突然起了玩心。

    “你教教我,怎么koujiao。”

    听到沈辰的话,姜清狠狠地闭了闭眼,内心已经骂了不知道多少句脏话。

    “你不是会吗。”

    姜清甚至有点不敢看沈辰,他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不争气”,然后面无表情地说:“就含住就好了。”

    姜清低下头去,含住了他的guitou,因为不熟练,还不小心碰到了牙齿。

    “这样吗?”

    姜清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住下腹蓬勃的冲动,主要是还要忍住脸上的表情。

    “嗯,不用进的太深,会不舒服。”

    沈辰尝试着含住更多,发现喉咙处确实有些难受,就没有继续深入,而是用舌头舔着姜清的guitou。

    姜清双手握拳,粗种地喘着,感觉男人的尊严尽失。

    他不敢再看沈辰的脸,移开视线,却看到沈辰圆润的屁股翘起,正随着她的动作而一耸一耸地。

    他再也忍不下去,把性器从沈辰嘴里拿出来,“不许闹。”

    姜清扑过去把沈辰摁倒,然后扯下沈辰的裤子,用guitou慢慢碾过沈辰的私处,“还玩不玩了?”

    沈辰娇喘出声,“啊——小气,啊——”

    姜清一边用性器挑逗沈辰的阴蒂,一边用手指插入了她的xiaoxue中。

    女人的xiaoxue湿润,却实在紧致。

    姜清用手去摸沈辰的脸颊,他想摸摸沈辰的嘴唇,大拇指尖却被沈辰含住了,她用牙齿轻咬着姜清的指节,还不时用舌头舔一下,似乎是在模仿koujiao的动作。

    姜清觉得这个女人现在实在是大胆地很,和刚见面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以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嗯——要进去吗?”

    沈辰看着他忍不住的样子,点了点头。

    “那你帮我戴。”

    沈辰拿出避孕套套在姜清挺翘的性器上,不松不紧,尺寸刚好合适,她又看了一眼避孕套的包装,大号超薄。

    姜清扶着性器,缓缓地插入殷红的xiaoxue中,感受着xue里的阻力。

    xuerou步步紧逼,包裹着他的每一寸。

    “嗯——呃——”

    他动得并不算快,但是每一下都进入得很深,似乎是想把yindao里的每一寸都填满,他伸手去抚摸沈辰的头和她摊开在枕头上的发丝,很顺滑,他就用手指缠绕着把玩。

    姜清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从容,这让被快感冲击得有些难受的沈辰很恼火,她双手搂住沈辰的脖子,微微抬起上半身去亲吻姜清的喉结,还偷偷用牙齿去咬。

    “嘶——”

    姜清闭了闭眼,要不是这已经是在床上了,他恨不能当场打坐冥想三个小时帮自己清心寡欲,他现在就是像狠狠地cao沈辰,让她下辈子都忘不了这种滋味,他把yinjing完全插入,然后停下臀部顶弄的动作,就那么一瞬不瞬地盯着沈辰的眼睛。

    姜清的眼睛里似乎有万丈悬崖,一不留神就让人万劫不复。

    “嫌不够刺激,嗯?”

    姜清把沈辰抱起来,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

    “自己动。”

    沈辰被姜清逼视着,不得不照做,毫无经验的她只能先试探性地小幅度前后碾了碾。

    guitou刮蹭着她的xiaoxue,碰到了凸起的敏感点,沈辰忍不住舒服地叫出来。

    “啊——嗯——”

    敏感点的刺激让沈辰忍不住死死夹住了xiaoxue,女上的姿势更是让yinjing探到了更深的位置,guitou受到了挤压,让姜清头皮直发麻,恨不得当场冲刺,但他还是忍住了,他假装面无表情的样子,一纹丝不动地盯着沈辰。

    “继续。”

    尝到甜头的沈辰跪在床上,她知道怎么样让自己更舒服,她把手伸到xue口处扶住yinjing,然后上下动着用guitou去找敏感点,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到了高潮。

    也许是前戏做得足够久,这次高潮让沈辰异常舒适,她好像一瞬间失去了所有能力,瘫软下来趴在姜清胸前,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姜清也感觉到了沈辰的愉悦,xiaoxue紧得不像话,还在一口一口地咬着。

    他摸着沈辰的后脑勺,“今天,我满意之前,不许停下来。”

    他曲起双腿,帮沈辰发力,沈辰双手撑在床上,一边扭动腰身,一边大声地娇喘着。

    “啊——不……不行。”

    “我看看哪不行。”

    姜清眼睛里盛满笑意,抖动大腿快速地cao了起来。

    “啊——不行,你别,啊——慢点,啊——”

    娇小的身体似乎正在承受暴风骤雨,随着姜清的动作摇晃着,细瘦的手臂几乎都要支撑不住。

    “舒不舒服?”

    姜清握住沈辰的胸,用指缝挑逗她的rutou。

    “啊——唔——你流氓。”

    “我流氓,你还夹得这么紧。”

    姜清伸手拍了一下沈辰的屁股,细皮嫩rou的,很快就红了一片。

    沈辰被姜清下流的动作弄得脸颊发红,她再也撑不住,把自己摊在姜清的身上。

    姜清一边cao干一边诱惑沈辰,他把玩着沈辰的手,把她的手指放进嘴里含着,轻轻吮着,时不时还舔动两下。

    他冲刺了几十下,然后在顶到最深处的时候射出来,他把yinjing上装着jingye的避孕套摘下来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抓着沈辰刚刚被他舔舐过的手指放到她的xue口,笑得人畜无害的样子。

    “自慰给我看。”